lshlwc.com

第一次怎么找到孔 横冲直撞沉腰进入

更新时间:2021-11-27 14:49点击:
咪乐|直播|app|_官方下载 环球网凭借强大的媒体平台和原创内容生产力,全方位跟踪全球热点,第一时间传递中国声音,已成为中国人了解世界首选的信息分享平台。

我叫许晴,我和顾霆琛相爱了十年。

一个月前,我们满心欢喜的去领证,但是就在路上,我们出了车祸,生死一线时,我想都没想挡在了顾霆琛的面前,拼死救下我这辈子最爱的男人后就彻底陷入了昏迷,而当我醒来时,命运却和我开了一个玩笑。

我老公不见了!

我在医院这段时间,他一直没有过来看我,电话也打不通。

种种迹象都告诉我,他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不然不会来看我的,我们的感情是那么好!

下午,姐姐许念给我打来了电话,要我去医院的天台一趟,说阿琛在那等我,有重要事情要跟我说,我听到之后匆匆赶了过去,可是我根本没有看见我的老公,却见到了许念一个人站在天台的边缘,我走了过去,下意识的拉住了她的手问:“许念,你知道阿琛在哪吗?”

“我当然知道他在哪,在你住院的期间,我们俩可是时时刻刻在一起。”

她的话让我有些没反应过来 ,以为姐姐在跟我开玩笑,我愣愣的问:“姐,你在说什么?”

“傻子,到现在都不知道吗?你的男人已经不再属于你了,他马上就要和我结婚了。”

“什么?”

她面带笑容,看着我的目光像是在看着一个天大的笑话:“因为你蠢啊,给了我抢走你男人的机会。”

我这才真的认清了许念并没有在开玩笑,我气的浑身颤抖,红着眼睛看着她:“你怎么可以这样?”

许念一脸得意:“他脑部受伤严重,醒来后失忆了,我跟阿琛说,你不爱他了,为了逃命你把他抛弃,是我冒着生命的危险救了他。”

“你……”

我怒不可遏,当时车祸现场,是我拼死将顾霆琛从车里拉出来!

“他问我要什么回报。”许念继续笑着说道:“我说我爱慕他很多年了,他就许了我一场婚礼,实在不好意思,无意间一个谎言,就抢了你的丈夫!”

愤怒的火焰在我的胸腔里燃烧着,我一把抓住了许念的衣领,狠狠地瞪着她,有那么一瞬间,我想将她从天台上推下去!

可是还没等我做出什么,许念不知从哪儿拿出了一瓶辣椒水,对着自己的眼睛就泼了过去。

瞬间,她声嘶力竭地惨叫起来:“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我被她的喊叫弄懵了:“你发什么疯!”

许念没有理我,还一反方才之态哭着瘫倒在了地上,语气哀泣地说:“晴晴,我一直都在劝阿琛和你复合,但是你为什么还是不相信我,我的眼睛好疼啊,好疼……”

“许念!”

就在这时候,一股大力将我推开,我瞬间明白了过来,这个女人又在使坏了……

是啊,这个女人这么坏,我怎么就没有一点提防的心呢?

许念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三年前被父亲领了回来,之后我的噩梦开始了。  

第一年,我妈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了下去,一摔摔成了植物人,紧接着没过一个月,爸爸又将一个叫做萧淑华的女人领回了家,说从今以后她就是我的妈妈。

第二年,我和许念共同去参加学校的毕业时装大赛,许念偷了我的作品拿了一等奖,而我却涉嫌抄袭,成为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今年是第三年,我们领证的途中出了车祸,我活着,而我的老公却变成她的未婚夫了……

此时顾霆琛不知道从哪里跑了出来,急切的将倒在地上的许念抱了起来,“你有没有事?”

许念靠在顾霆琛怀里,抽泣着说:“阿琛,别怪晴晴,她不是故意用辣椒水泼我的,你别怪她……”

“你胡说什么,我哪有……”

我的话还没说完,顾霆琛就打断了我:“闭嘴!如果许念有什么事,我让你后悔一辈子!”

他冰冷的眼神如同寒刀,直直戳进我的心脏,如同凌迟。

此时此刻,我感觉天都黑了。

他们离开的一周后,我被许念的妈妈萧淑华毫不留情地告上了法庭,许念眼睛受伤过重导致失明,所以我被判了三年有期徒刑。

当天就有人来将我逮捕进了监狱,在监狱冰冷昏暗的房里,我一个人蜷缩在角落,想着过去的种种,只觉得像是做了一场噩梦一样。

这些年我自问没有对不起许念的地方,她竟恨我如此,不仅抢了顾霆琛,还不惜弄瞎自己的眼睛来害我!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狱警说有人来看我。

我出去一看,竟是顾霆琛。

我本想亲热的喊一声阿琛,可是,他双眼里的厌恶,让我望而却步。

他一身笔挺的西装坐在那。

我走了过去,忐忑的站在他的面前,揪着衣襟,轻声问了句:“她……怎么样了?”

我不是在关心许念,但是,我不能让顾霆琛在讨厌我的同时还要觉得我冷酷麻木没有丝毫的同情心,而且最重要的是,我要知道,许念的眼睛到底是不是真的瞎了,如果没瞎,我是不是就能出狱了……  

熟料他说的第一句话是:“许念的眼角膜需要移植,你把眼角膜给她,我保你出来。”

听到这句话之后,我整个人都疯了!

“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她的眼睛是自己弄坏的,与我无关!我没有害她!”

可顾霆琛只是冷冷地看着我,如同看一个在舞台上卖力表演的小丑一样。

“许晴,终究是你欠了许念的,你捐献眼角膜也只是赎罪。”

“我再说一次,我没有害她,是她自己咎由自取!”

顾霆琛冷笑一声:“难不成你要告诉我,许念为了害你,所以弄瞎了自己的眼睛?”

“就是这样的。”我无力的肯定道,这个女人这些年演的可真好。

“你把别人都当傻子吗?”

我狠狠地咬着唇,红着眼睛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顾霆琛,我死也不会把眼角膜给她的,我宁愿坐牢,也要让许念瞎一辈子!”

说完之后,我直接回了号子。

砰的一声,铁门关的紧紧地,隔在我们中间的,似乎是千山万水。

顾霆琛,他是个合格的情圣。

爱我的时候,为了我能不要命,现在爱许念也能为了她也能化身魔鬼。

何其的讽刺。

而我,何其的可笑。

原以为我会在这里度过漫长的三年,但是,我没想到的是,我怀孕了。

是顾霆琛的孩子,我摸着平坦的小腹,心里却是酸涩无比。

这个孩子,是我们爱情的结晶,可是现在也成了讽刺的见证。

我申请了取保候审,但是许念的妈妈怎么会让我轻易的出来?

她收买了号子里的人,让她们在我取保候审之前,弄掉我肚子里的孩子。

为了保住胎儿,我通知狱警,我要见顾霆琛。

他很快就来了,很急很急。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红着眼睛看着顾霆琛,一字一顿的问:“如果,我把眼角膜给许念,你是不是就能救我出去?”

他毫不犹豫的点头说是。

我自嘲的笑了:“好,我答应你,但是,我还有个条件。”

“你说。”

“我不能跟你离婚,我要做永远的顾太太。”

顾霆琛带着恨意的目光看着我,他突然间狠狠地掐住了我的脖子,窒息感让我更加的清醒了,此时此刻我知道我要的是什么,我的孩子,不能没有父亲。

终于,就在我以为,他会一把掐死我的时候,他突然间松了手,我整个人砰的一声跌坐在了椅子上,手下意识的抚向肚子。

“好,我答应你,让你做永远的顾太太。”

出狱之后的第三天,顾霆琛安排好了换眼手术。

我被推进了手术室,医生给我和许念下了麻醉,我整个人睡了过去。

本以为光明和我从此诀别,可是当我第二天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发现,我还能看得见。

而我人已经在自己家里的卧室。

难道是顾霆琛最终还是没忍心拿我的眼睛?

我的心瞬间狂跳了起来,心里想着,他对我,是不是还有爱?

可是,就在这时候,门被咣当一声踹开,我的父亲如同一嗜血魔兽冲了进来,他瞪着眼睛看着我,冷不防一个耳光,甩在了我的脸上:“逆女,你为什么要将你妈妈送进手术室。”

我被打的七荤八素,脑子一片混乱。

“你在说什么?你要不要这样污蔑我……”

父亲没等我把话说完,揪着我的头发将我拽到了妈妈的卧室。

我妈还是老样子,她在三年前,从二楼摔下楼梯,摔伤了脑袋,医生说脑子里有血块,至今没有醒过来。

也是那一天,爸爸带着早已经暗度陈仓的许念的妈妈萧淑华进了我的家门,那时候我才知道,许家,我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姐姐。

我妈妈一动不动的躺在那,脸色也越来越憔悴,眼睛上却蒙着绷带,染了血的绷带!

我的父亲,许念的母亲,还有蒙着眼罩的许念,都在。

他们像是高高在上的审判长一样,目光犀利的盯着我。

只有许念,是最安静的那一个,她摸索着走到了过来,柔声说:“爸爸,晴晴来了,是吗?”

“嗯,她来了。”

许念叹了一口气,她对着不知名的方向说:“晴晴,我知道要你的眼角膜,对你不公平,我也一再的强调,我不要你的眼角膜,只是阿琛太过爱我,不忍心我看不见,所以才一定要安排手术,但是,你就算再不愿意,你可以跟我说,为什么要将你妈妈送进手术室?你妈妈在家里瘫痪了三年,爸爸尽心尽力的照顾她,可是你居然连她的眼睛,都不放过。”

这话说完。

而我好像突然间明白了什么,我现在能看得见是因为,医院摘走的眼角膜,是我妈妈的眼角膜。

这个时候我就是再傻,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许念他们趁我被麻醉的时候,偷偷地将我瘫痪多年的妈妈,送进了手术室,从而,我变成了一个不忠不孝,却又妄想一辈子做顾太太的恶毒女人。

许念太毒了,她对自己狠,所以她现在赢得漂亮。

她为了和顾霆琛在一起,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我没有再闹,没有再解释,我因为我忽然间什么都懂了。

我仰头看着天花板,逼回了眼眶里的泪,这一刻,我什么都没了。

一股子腥甜的味道涌上我的口腔,是血的味道,我咬了咬牙,咽了下去。

这个家,我生活了二十年,可是在这一夕之间,全都分崩瓦解了,他们一个个都那么会伪装,演戏,不到最后一刻,我绝对看不清他们的真面目。

我错了,车祸的时候,我应该就那么死去的。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