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

沈浩平:哈雷推迟上路

规模小直播平台|咪乐| 在实际工作中,纪检监察机关还同执法部门也形成互相配合、制约的工作联系。

“最后成为一家人,需要的是心理上的认同感和归属感。”沈浩平把中环从开始混改,到最终成为TCL一份子的过程,形容为一个“要嫁人的姑娘”变成“儿子”的过程。

GQ男士网2021.09.10

如果一切都按原来的路线继续,沈浩平还有一年就退休了。

他设想过,要骑着前年买的哈雷750,和摩友团一路从天津轧回成都老家,或是待在某个协会里专心搞技术。

这个自认为骨子里带点人文主义精神的工程师,兼有有意向日本人学习的严谨作风,以及成都人爱“耍”的特质。兰州大学物理系毕业后,沈浩平就进了天津市半导体材料厂(中环半导体前身之一),从一个基层工程师做起,三班倒、一周工作48小时的日子过了十来年,直到当上厂长。

随着中环2004年完成股份制改造,沈浩平先后担任了中环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和董事长,在这家国营企业一待就是近40年。即便年近60,他也是为数不多依旧坚持上技术与经营管理课程的高管。他把这类坚持看做工程师必备的“好奇心”,甚至上升到对生命的理解:好奇心,动物们生存下去的原动力,也是人类延续至今的底层逻辑——沈浩平爱看《动物世界》,也惯用动物作隐喻。?

2021-12-09,随着中环集团混改,中环半导体转变为TCL科技的一家子公司,沈浩平作为国企干部的退休计划一并被推迟了。

他有更多的事要做了。

元老与专注

作为中国半导体材料领域的元老,中环1958年就开始从事半导体材料制造,并为国家做出了巨大贡献:中国第一台彩色电视、录音机,都出自中环。2007年,中环半导体成了天津市第一家在中小板上市的企业。

尽管担任总经理超过20年,沈浩平的知识分子气更重。他讲话慢,带点成都方言的儿化音,时间都用来斟酌最精确的字句。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即便是谈话,他也总是不自觉纠正对方不精确的用词。

1980年,日本拉开“科技创新立国”大幕,发展重心向纳米技术、生物医药、电子信息等高精尖领域倾斜。

沈浩平这一代60后,尤其是制造行业的工程师,眼见日本制造企业的崛起,在工作上极力推崇日本人的严谨和一辈子只干一件事的专注。

企业走向成功有两条路径,一条是像英特尔那样,科学家们层层推进,在计划式和渐进式的规律发现中不断成长;还有一类企业,依赖精神领袖强烈的个人特质,譬如史蒂夫·乔布斯和埃隆·马斯克。

沈浩平极力推崇后者代表的“哥伦布精神”与“好奇心”,这是中国企业少有的特征,且难以复制。在他眼中,中环是前者。整个中环依托国家项目的资源,从半导体材料起家,随后成为国内最早从事太阳能单晶硅生产的企业之一。光是对单晶硅材料“死磕”,就持续了60多年。

单晶硅,全球最纯净的物质之一,既是半导体芯片的载体,又是光伏发电的核心材料。尺寸越大的单晶硅片能承载更多元件,但也更难生产。2008年,中环开始8英寸区熔硅单晶的预研,当时,全球只有一家企业拉出了8英寸区熔硅单晶,技术全部保密。没有任何经验、文献、专利可参考,但3年后,中环还是拉出了国内第1颗8英寸区熔硅单晶。目前,中环已经在半导体材料领域取得全国领先。但在沈浩平看来,中环的半导体业务还处于全球追赶阶段,8英寸半导体材料目标全球TOP3,12英寸半导体材料目标全球TOP5。

拥抱变化

按照天津市改革规划,2020年中环集团进行了国企混改,12月混改落地。这也是大部分国企的缩影。1992年,88岁的邓小平南巡,沿路发表有关改革开放的重要谈话,呼吁经济改革。民营企业跃跃欲试,与此同时一批地方国企走向变革。

“没人给你订单了,你得自己拿着工具挣钱养活自己”,市场经济浪潮推着沈浩平从过去专注业务的工程师,转向了一个企业的经营管理者。那段时间,他看了大量经营管理的书籍,“光有技术是不行的,还得组织产品、保证质量,还得有各色的营销手段来推荐产品。”?

2004年,团队大批成员被挖角,沈浩平意识到,很多跳槽的人成了“徐霞客”,心态过于急躁。中环必须强化整体竞争力,始终秉承创业者心态。

中环所处的半导体和半导体光伏行业,属于高科技、重投资、长周期,需要奉行长期主义的原则。

中环半导体始终坚持产品创新、技术创新与先进现代制造方式相结合,不断拥抱变化,坚定前行。

混改,改了哪里?

“2020年是天津中环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发展史上,TCL科技集团以及我本人值得铭记的一年。”中环混改后的第一份年报中,李东生作为董事长致辞。?

但并购中环,是TCL有史以来跨度最大的一个项目,也是内部拥有巨大争议的决定。2017年这轮变革后,2019年TCL拆分成TCL实业和TCL科技,分别以智能终端和半导体显示为核心业务,同时,寻求企业发展新赛道。当时半导体材料及光伏行业处于低谷期,按收购对价计算,中环集团的投资回报率不到2%。投资标的中,除了中环,还有两家公司。?

更大的纠结在于,中环这家拥有60年历史的地方国企,能否顺利转变经营模式,融入TCL,还是未知。

体制和组织改革,也成了中环混改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

沈浩平感受到的最大变化,是项目推进的节奏和速度明显变快了。

混改前的中环,光是一个方案的讨论阶段就曾“磨”了18个月。“调研报告改了十几个版本。”?

混改之后,中环在宁夏推进了一个投资额高达127亿元的单晶硅工厂项目,3个月内就完成了讨论、决策到与政府谈判的过程。

他在2004年TCL收购汤姆逊彩电时,就听说了李东生的名声。此举被沈浩平认为引领了中国企业并购海外企业的国际化浪潮,“他有中国企业家难得的哥伦布精神。”?

中环混改落地后,两人曾在上海最高的大楼上,谈论过彼此的家庭,以及自己是什么样的人。

“最后成为一家人,需要的是心理上的认同感和归属感。”沈浩平把中环从开始混改,到最终成为TCL一份子的过程,形容为一个“要嫁人的姑娘”变成“儿子”的过程。?

中环和TCL在争议与磕绊中完成了从经营观念、战略目标到组织架构的磨合。

2021年6月底,在中环股份公布了一系列股权激励方案后,截至7月底,资本市场报以70.46%的股价增长。最新半年报披露,上半年营收同比增长104.1%。?

这是半导体和半导体光伏的时代。

2021年,美国《半导体供应链评估报告》《2021美国创新与竞争法案》以及中国2060年的碳中和计划同年出炉。半导体和半导体光伏行业都有强周期属性,更会在特殊时期受到政策影响。横跨半导体材料和半导体光伏材料领域的中环,又一次踩上了政策红利的火箭。

但对沈浩平来说,这事儿跟往常一样。他的桌上至今摆着一件中环2011年生产出的一颗8英寸区熔硅单晶——它代表当时公司技术已经达到世界领先水平,也是他口中频繁提及的“创新”的象征。这是一家企业不断穿越周期的关键。

路很长,走久了难免会形成惯性。
过去支持你成功的,正被浪潮冲散。
是墨守成规,还是自我颠覆?是踱步不前,还是蜕变重生?
前往链接观看TCL×GQ视频《他们的自我颠覆》,
寻找TCL敢为40年的答案,也找到属于你的变革勇气。
https://v.qq.com/x/page/b3274xh0cnn.html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