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无限软件app

咪乐|直播|国外二维码 用户如发现商家违规售卖香烟,可通过饿了么开设的电话投诉热线、app一键举报功能进行反馈,平台收到相关信息后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

景筱萌听到这话狠狠的呛了下,傲娇少爷白天衣冠楚楚,晚上一脱了衣服,就变成了禽兽,对她要个不停,明显就是雄性荷尔蒙旺盛。

要说这么多年来,他都没有生理需求,她实在难以置信。

“男人有左手贵妃,右手昭仪伺候,没有女人也是可以的。”她嘿嘿一笑。

荣以萱撇撇嘴,“我哥之前说自己是gay,所以身边女人少,琰哥哥又没这么说过,在他身边的女人数都数不清额,他肯定不纯洁了。”

“我哥待会不是要来吗,我帮审问他。”景筱萌安慰的说。

他们正说着,景哲琰就进来了。

“哥,我们正在谈论,就来了,真是说曹操,曹操到。”景筱萌笑着说。

“在说我什么?”景哲琰的目光落在荣以萱身上。从横店影视基地回来,小丫头就好像变了一个人,对他若即若离的,不知道心里又在乱七八糟的想些什么。

“哥,我们正在讨论怎么解决生理需求的问题,赶紧验证清白,证明自己还是童子身。”景筱萌用着开玩笑的语气说道。

景哲琰狠狠的呛了下,咳嗽了好几声才匀过气来,“我的女人都还没成年,说我是不是童子身?”

“我就说嘛,我哥这么纯情专一,怎么会随便破身呢。”景筱萌笑着说。

荣以萱垂下头,不再说话了。

超萌可爱的小萝莉唯美生活照

景哲琰带她上了楼,关上门,叹了口气,“嘻嘻,我们什么时候失去信任感了?”

“谁让开后门,潜规则了?”荣以萱不悦的瞪着他,“明明婷婷姐演技最好,却偏偏要选慕容翩翩那个花瓶,别以为跟她之间那些破事我都不知道,她就是的地下情人,她肯定也是的第一个女人。”

景哲琰简直哭笑不得,“谁告诉的这些八卦破事?”

“的八卦还用人告诉吗?上网百度一下一大堆呢。”她低哼一声。

景哲琰知道她在撒谎,他可是娱乐圈的太子爷,不经过他的允许,谁敢乱登他的八卦绯闻,不想在娱乐圈混了。

“我跟慕容翩翩就是普通朋友而已,没有别的关系了。”

“我问,们是不是一起关在酒店房间好几个小时?”荣以萱质问道。

“只是在讨论剧本而已。”景哲琰说道。

“讨论剧本就一定要在晚上关进房间吗?孤男寡女,鬼知道们在干什么?要是我跟哪个男生关在酒店房间几个小时,会怎么想?”荣以萱愤愤的说。

景哲琰扶额,“如果是别的女人,我肯定不会,但慕容翩翩不一样。”

“是不一样,她是在美国的同学嘛,们关系好着呢。”荣以萱低哼一声。

“慕容翩翩是蕾丝边,她就不喜欢男人。”景哲琰说道。

荣以萱剧烈的震动了下,“怎么可能?”

“这是她的秘密,只有我知道,我答应替她保密的,可这么不信任我,我只能说出来。这事必须守口如瓶,不能说出一个字。”景哲琰说道。

“知道了。”荣以萱垂下了头,好心情终于又回来了。

景哲琰把她搂进了怀里,“小醋坛子,怎么爱吃醋,我该拿怎么办?”

“因为人家太爱了嘛。”荣以萱撒娇的把小脑袋埋进了他的怀里。

E国,郁金香庄园。

夏语彤坐在椅子上懒洋洋的晒着太阳,荣以筠走了过来。

“语彤,明天我要去一趟D镇,那边的警司请我过去协助破案。”

“又有什么案件了?”夏语彤问道。

“连环杀人案。”荣以筠说道,“已经有四名受害者了。”

“这么严重?”夏语彤微微一惊。

“不管什么地方,都会有心理变态的人。”荣以筠说道。

“要不要我哥陪一起去,当个护花使者?”夏语彤调侃的说。

“我正有这个打算。”弗兰克思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荣以筠摆摆手,“别开玩笑了,我可是去查案的。”

“查案也得休息,放心,我不会打扰的工作。”弗兰克思说道。

“好了,大姐,就让我哥陪去吧,没准那个人也会去呢。”夏语彤笑着说。

第二天,荣以筠就开车去了D镇。

D镇原本是个安宁的小镇,居民们安居乐业,夜不闭户,路不拾遗,自从出了这个连环杀人案件之后,大家人心惶惶,晚上都不敢不关门了。

死者都是年轻女性,死前遭遇过侵害,但没有罪犯的DNA残留。

罪犯选取的犯罪地点都不一样,第一名死者是在天台被发现的,第二名是在湖中,第三名是在山上,第四名是在公园里。

“小镇四处都安装有监控,但我们没有找到罪犯实施犯罪时的监控录像,他应该是巧妙的利用了监控死角。”警探科波菲尔说道,“第四名死者是在昨天发现的,这是初步的尸检报告。”

荣以筠拿过来看了一下,然后把所有的线索整理了一遍,“死者都是身材矮小的女性,说明他是有选择的,一个人犯罪不会选择比自己高大的人来作案,可见罪犯身材并不高大,大概在168—172之间。伤口左面较深,说明罪犯是惯用左手的……”

她说完之后,就用电脑画出了罪犯的初步相貌。

D镇本地居民并不多,但因为是旅游小镇,经常有很多的外来游客。

晚上,荣以筠从警局一出来,就看见了骆千夜。

“来这里干什么?”

“当然是来追我老婆的。”骆千夜说道。

“骆千夜,就不能面对现实吗,我们已经分手了,没有可能了。”荣以筠说道。

“我只知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骆千夜说道,“我听说这里的羊排很不错,就定了一家餐厅,一起去吃吧。”

“我要回去了。”荣以筠毫不犹豫的拒绝。

骆千夜忽然将她打横抱起,塞进了车里,然后关上了门。

“见鬼,骆千夜,不要对我来这一套,没有用的。”荣以筠愤愤的说。

“以筠,我不会再犯傻了,我会向证明,我才是最适合的人。”骆千夜一本正经的说。

头像

admin